短讯
由信息公平引发的档案馆工作之思考
发布人: 发布时间: 2014-12-23 作者: 访问次数: 34

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指出:“社会公平与正义是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实现的基本条件,制度是社会公平正义的根本保证。必须加紧建设对保障社会公平正义具有重大作用的制度,保障人民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方面的权利和利益,引导公民依法行使权利、履行义务。”在全国人民齐心建设和谐社会的今天,实现社会公平无疑是广大人民群众最为殷切的期待。作为多维的社会范畴,社会公平涵盖很多方面,笔者就社会公平中的一个重要方面——信息公平,从档案馆工作的角度来阐述自己的拙见。

一、信息公平释义及其数字鸿沟问题

信息社会的特征有几个方面,第一,经济增长主要依靠与信息相关的因素增长,有学者认为信息企业在国家中占的比重最高可以达到30%左右;第二,人们生活质量的提高相当大程度上体现在信息内容的丰富和信息手段的掌握,事务处理快速高效,方式多样;第三,信息和信息技术应用于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并取得很好的实际效果。无论从“信息社会”字面还是对信息社会特点的分析,我们都可以感受到信息在信息社会的重要地位和作用,信息的重要性引发了人们的获取欲,然而信息的稀缺性造成了人们对信息的争夺和竞争,信息公平就是人们在这种竞争情况下面对信息资源的获取和分配过程产生的价值期望,它要求在信息资源的获取和分配过程中能够有对等平衡状态。因此可以说,信息公平有两个方面的内涵,即信息获取公平和配置公平。

信息公平问题如今已成为世界瞩目的问题,2000年,在日本冲绳召开了以“信息公平”为主题的西方八国首脑会议,会议通过了《全球信息社会冲绳宪章》,其中特别强调了建设信息公平,消除信息鸿沟的信息新秩序问题;2005年第37届世界电信大会在北京召开,其主题为:公平的信息社会。从另一个方面来思考,人们对于信息公平如此希望,正说明了对信息公平现状的不满意,如果用一个词来表述信息公平问题的现状,这个词就是数字鸿沟,数字鸿沟是信息不公平的集中表现,是经济发展与信息化水平的差距而导致的信息不对称。2006117日,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在北发布“第十七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本次报告显示东部拥有域名数和网站总数分别占到了全国总量的78.5%79.9%,接近中西部总和的4倍;东部人均网站数是中西部总和的20倍,而中西部不到平均水平的1/15;东部网民数占到了全国网民数的57.8%,超过了中西部网民数总和;东部IP地址数占全国总量的62.4%,超过了中西部总和的116倍。鉴于数字鸿沟的危害性,档案馆应该为实现信息公平作出应有的贡献。

二、档案馆在推动信息公平方面的重要作用

档案馆作为提供档案这一特殊信息资源的机构,在实现信息公平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笔者从以下方面分析:

1、从法理上看,档案馆工作具有实现信息公平的法理依据。回顾各个时期及各地的档案法规,我们不难看出,档案馆已经通过法律有力地体现了国家维护信息公平的国家意志。179097,法国国民会议通过了《国家档案馆条例》,规定国家档案馆每周向公众开放三天;1794年法国又颁布了穑月七日档案法令,确立了档案开放原则,公民从档案馆可以平等获取档案并利用;1979年,《法兰西共和国档案法》规定任何利用者,不管是法国人还是外国人,都可以在开馆时间内进馆查询档案;1935年美国《联邦登记法》授权国家档案馆公布所有的总统公告和行政令,以及总统认为具有普适性和法律效力或国会要求公开的文件;此外,美国档案法规还规定,在美国的外国人和当地公民享有同等利用档案的权利,利用者只要年满14周岁,有身份证明文件和合理的目的,便可以到国家档案馆查阅所需已经开放的档案文件;在我国,《档案法》及其他相关法规明确规定公民拥有利用档案的权利,值得一提的是20074月通过并于200851日实施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中第十六条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在国家档案馆、公共图书馆设置政府信息查阅场所,并配备相应的设施、设备,为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获取政府信息提供便利。”以条文形式明确了档案馆在政务信息公开过程中的主体地位,档案馆在政府推动信息公开信息公平中的地位可见一斑。

2、从档案馆的功能定位来看,档案馆本身就体现了信息公平制度,档案馆工作更有力地保障了信息公平制度的建立(这里所说的档案馆指具有向公众开放性质的现代意义的档案馆)。档案馆的功能定位,除了是统治阶级治理国家的工具外,其设置更多的是为了发展经济和科学技术,繁荣科学文化事业,保存文化遗产,为各方面提供各种形式的档案信息资源,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从这一点来说,档案馆实际不再是统治阶级独有的与公众脱离的机构,而是公民信息获取、利用的一种保障制度,因此现代意义档案馆的出现,即意味着一种信息公平制度和信息保障制度的出现。档案馆作为一种公益部门,国家设置它就是为了实现信息的共享,信息获取可以由多种形式来实现,比如信息提供商和网络,可是这并不能满足所有人们的需求,那些负不起费用的穷人和没有发达信息技术使用能力的人们无法获得信息服务,这时要实现信息公平必须要国家来进行合理地二次分配,二次分配是调节社会不公的重要手段,而支撑档案馆运行的资源即是国家对于信息的二次分配。因此这些政府通过财税机制保障的免费档案资源,最后得以公平地为每一位纳税人服务。

三、我国档案馆工作在实现信息公平中的问题分析

档案馆工作凝聚着我国政府实现和谐社会的殷切期待,新中国建立以后我国档案馆工作取得了不斐的成绩,但是我们仍然忧心地看到很多问题。

1、档案馆工作理念仍然不明确。我国档案部门的工作宗旨应该是为人民服务,一切以用户为中心,然而不少地方的档案馆工作人员,没有将公众需要作为出发点,对公众冷若冰霜,还将公众分为三六九等,设置门槛,甚至有些档案馆门前戒备森严,公众走进去被严格盘查,且多数情况下是不得入内,档案馆不象政府信息公开场所,而是从未与公众谋面的陌生机构,档案馆如此与公众格格不入,让人望而却步。

2、提供有偿服务。档案馆是为人民服务的科学文化机构,它应该提供给公众免费的服务,免费服务是维护信息公平的保障,国家通过宏观调控利用财政税收政策为我们提供的公共产品理应为全民所共享,可是有些档案馆巧立名目,笔者曾经看到过一个真实的案例,某档案馆规定利用档案馆资源的收费标准达到令人吃惊的五大类,分别为档案保护费、档案证明费、咨询服务费、信息资源开发利用费、档案复制工本费等共计14小项,对原本免费服务的项目实行有偿服务,这种做法违背了档案馆的服务功能,在这种对公众不合理的要求下,信息公平的宗旨荡然无存。

3、在数字档案馆和传统档案馆方面,我国目前已经有深圳档案馆、青岛数字档案馆,江苏电力公司建立的首家企业档案馆,数字档案馆在信息时代的确发挥了前所未有的作用,于是数字档案馆成为热门话题,“传统档案馆消亡论”在某些地方成为档案馆发展的错误方针。鉴于数字档案馆和传统档案馆在信息受众等等很多方面的不同,只强调引进先进技术建立信息时代高科技档案馆而忽视对传统档案馆的关注,这是十分错误的。

4、档案馆服务功能没有得到很大地拓展。从政府信息公开的呼声越来越高可以想见公众对于信息的渴求,作为信息公开的场所之一,档案馆也开始尝试了很多服务,但是不能发挥其最大的功能,以档案网站为例,我国档案网站一般包括以下几个内容:本馆介绍、服务信息、政策法规、馆藏精选、档案检索、全宗指南。许多标题空有其名,向下深入几乎没什么内容,网络馆藏档案信息多是二次、三次信息,缺乏一次档案信息,且二次、三次信息反映的只是馆藏的一小部分而非全部,档案全文信息非常少见。网站不能让不同空间地域的用户均可动态及时地享用档案信息资源,信息公平也就成为一句空话。

四、档案馆实现信息公平的策略之我见

针对档案馆在实现信息公平方面的重要作用,以及自身在建设中存在的不足之处,研究探讨对策是十分迫切和具有重要意义的。笔者认为,档案馆实现信息公平应该注意以下几个方面:

1、从信息公平的内涵——信息获取公平着手,研究信息公平的实现途径。信息公平包括信息获取公平,即信息主体在获取活动中的起点和资格的平等,信息获取公平,一方面意指在法律面前强调人人拥有平等的信息获取权,这就要求提高档案馆工作人员的道德素养,档案人员面对的是社会各个阶层不同背景的社会公民,我国宪法保障公民享有社会生活各个方面平等的权利,档案人员不能以有色眼睛看待不同的公众,应一视同仁地为大众提供服务,让他们享受信息公平。

另一方面,还必须从操作层面来看信息获取公平,即信息技术手段的公平上。获取信息的不同取决于人们获取信息的手段高低,而笔者认为对于档案馆工作来说,并不是说明获取信息的手段完全地一致、完全地现代化,这也不是档案馆力所能及的,而是力求在不同的技术手段下获取等质等量的信息,在当今由于不同公众的教育程度和查阅习惯不同,很多人仍然习惯于传统的馆藏,他们仍然相信纸质档案的证据凭证作用,且传统档案馆在历史文化人文教育等方面发挥的作用是数字档案馆无法企及的,因此不能一味地侧重数字档案馆建设而忽视传统馆藏建设、不重视传统介质档案管理的几大环节。传统档案馆与数字档案馆必须都要建设好,“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2.突破传统服务模式,实现档案馆职能的转变。档案馆作为明文规定的信息服务的场所之一,应该努力把握时机,为公众获取信息提供平台,档案馆历来在我国依附于国家机构,服务对象一直局限于行政人员和学者而与大众相脱离,我们应该努力拓展服务的对象和内容,做到为不同公众提供不同的服务,这是档案馆服务人性化的一个体现,如档案馆针对不同公众,可以提供不同的检索方式:手工检索或计算机检索,针对不同公众的阅读习惯,提供纸质文档和机读文件,甚至提供盲文资料,为盲人用户提供服务等等。以英国档案馆为例,在档案馆内办有网吧、书店、档案展览大厅等,网吧可供年轻一代浏览各种网络资源,并且可以通过网络对档案馆信息阅览;档案原件展览主要服务于对历史原件有兴趣的公众;对于小孩来说,可以通过对机操作,观看虚拟档案画面以及听口述档案等。人们通过不同的方式获取想要的知识,档案馆为信息在公民之间公平地传播提供了保障。

参考文献

[1]刘晓蓓,陈耀根:公共档案馆建设的目标与途径[J],兰台世界,2006(6)

[2]蒋永福,刘鑫:论信息公平[J],图书情报,2005(6)

[3]朱健,林彦,谢清:中外数字档案馆比较研究[J],兰台世界,2006(2)

[4]郑慧玲:试探从制度角度研究档案馆[J],山西档案,2003(3)

[5]《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