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讯
难忘母校的“东坡肉”
发布人: 发布时间: 2014-12-30 作者: 访问次数: 258

 

2012年2月,1982届煤72班部分同学毕业30年聚会(后排左4周伟良)

 

“东坡肉”是宋代大文豪苏东坡首创的一道佳肴。但是我在30年前大学食堂买的红烧大排被同学们也称之为“东坡肉”,为何将红烧大排称之为“东坡肉”,且听我慢慢道来,或许可让后人品味出改革开放前后的变化。

19778月,刚刚复出的邓小平主持召开了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会议决定恢复中断十年之久的高考,这年的冬天,570万考生走进了期盼多年的考场,恢复高考时,我是其中的幸运儿,31岁圆了我的大学梦,录取在华东化工学院(现为华东理工大学)。考进大学的老三届高中毕业生大多已成家,进校前在全民企业工作的学生都是带薪读书。我是从农村中出来的,上大学后没有经济来源,只能享受每月19.50元的助学金。

从农村到大学,一切都很感到很新奇,特别是大学食堂里敞开供应的肉类菜肴引起我的关注:食堂里出售的红烧肉0.20/块,红烧大排0.25/块。买多买少不受限制。这是一个多么令人慨叹的现实。因为那时的农村,几乎所有生活用品都是凭票供应的,除了粮票,布票、还有糖票、盐票、食油供应每人每月只有3两(150),猪肉每人每月只有500,人们用肉票买肉总是挑肥的买,好从肉膘中熬出些荤油。我上了大学,只靠助学金维持本人的生活,家里少了一个主要劳动力生活更显拮据。家中的年幼的女儿与儿子更是难得吃上一次荤菜,这使我很内疚。而这里居然可以只凭菜票就可买红烧肉、买红烧大排,于是我有了买大排带到家里给孩子解馋的计划。为此,平时上食堂只吃5分钱一盆的青菜、罗卜等素菜,8分钱一盆的大白菜烂糊肉丝算是改善伙食了。每当周六,去食堂午餐时买上4块大排带回家,好让家里开上一次大荤。同学看到后说我买的是“东坡肉”,我回答说是红烧大排。同学笑着调侃说:“你这是带到浦东去给老婆孩子补补身子的肉,简称‘东补肉’不就是东坡肉吗!”

想不到,有人将我买“东坡肉”的事反映到系里,说我在大学食堂里套购成品肉带回家,这样的行为似有钻政策的空子,破坏大学食堂伙食供应之嫌,我听了不免有点紧张,终日神不守舍。终于有一天,同学传话说是系总支书记请我到他那里去一次。我是怀着准备“被整”的心态去系总支办公室的,一路上心里直打鼓,经历过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阶级斗争的弦一直绷得紧紧的,人们的一言一行都可纳入阶级斗争的范畴,如果“东坡肉”的事被上纲到传言所说的那样,后面麻烦的事可多了。

系总支书记姓俞,他询问了有关情况,我如实相告。想不到的是,书记不但没有查究“东坡肉”的事,反而对我农村家里的情况深表同情,还说我儿子小浦东是我们将来的接班人,我们应该尽可能多多想方设法让我们的下一代健康成长,买几块肉回去算什么!书记安慰我要安心读书,不要去理会那些闲言碎语……我听得心里暖烘烘的,直觉告诉我,世道变了,变得有人性化了。

于是我继续买我的“东坡肉”,但毕竟经济条件有限,一个月能买上二三次已经不错了。化工学院五味杂陈的“东坡肉”,真是令人难忘!

82届煤化工专业毕业生:周伟良

分享到: